木瓜呱呱呱

只闻其声,不见其瓜

寒,谢谢

好了,臻阔可以搞了。

然而,我只想,躺着,等,掉,落。

徐徐躺倒gif


P.S. 5min前:

阔阔好阔爱!!!!!!

神仙眷侣!!!!!!!!

寒,谢谢!!!!!!!!!!

除此之外并说不出别的。我等掉落了。

地球最zqsg的夜晚

慕觉了

眼泪哗哗流

让我的眼泪淌在今夜,流进护城河,托起看不见的星光,把梦悄悄照亮

让我哭着入睡,梦里有正在开放的花,花瓣绽在鸟的翅膀上,一瓣一瓣碎碎地落下来,洒满胸口和肩膀,醒来时把这条删掉,假装自己没有哭到打湿千里之外的衣角


去北京喝可乐安排了(发出不喝酒的声音

wink~

冤有头债有主(X

茶三查:

实不相瞒,我给@木瓜呱呱呱 老师演示“飞sir被戴上手铐”是用的这张图……

郑警官目送飞sir上车【。

一个抉择

选都要的作废了啊!!!!

但是可以选择让茶老师写其中一个(?


占TAG致歉。稍后删除。

李飞X郑易(没有官宣但是。

和茶老师聊梗,发现一梗两吃,难以抉择搞哪一个,于是来lft征求意见

玩二选一吧!


A:

飞Sir和同事在酒店布控抓毒贩,没想到郑警官正好来扫黄。情急之下飞Sir只好装成吃喝嫖赌的富二代主动摸屁股以转移郑警官的注意力,最终成功地被郑警官戴上了手铐(?


B:

飞Sir和同事在酒吧布控抓毒贩,溜冰的都要散冰(此处名词请自行搜索),没想到郑警官正好来扫黄,卧底成工作人员,稀里糊涂被毒贩叫去散冰了。为了保护兄弟单位的同事飞Sir只好装成吃喝嫖赌的富二代去摸郑警...

PWP=Porn Without Plot

本文为逆作法。正逆皆有,旱涝保收!和茶老师讨论到,泡别人的领航员也很爽啊!就跟泡别人的观察员一样爽!(被罗星瞄准jpg

富二代天之骄子赛车手X别人家的小辣椒领航员,没有姓名,全程没有姓名

警告:私设/原创角色/脏话/各种方言胡乱掉落


他觊觎那个领航员很久了。

一开始是很纯粹的,看上了对方技术佳、脾气好、懂配合,把事情办得滴水不漏。他少年名盛,自负指日便可登上顶峰,睥睨称王,自然该配最好的。

要说那个领航员的成绩也不算最好,和自己的赛车手配合,常有佳绩,却鲜少能拿到分站冠军,总成绩更只是不错而已。

他有财有才还长得帅,不错在他看来

浪子回头二世祖(?)东X麻辣兔头童养媳(?)阔

由激情购香上月球的 @茶三查 老师与网残志坚的我联合呈现。

本相声为作法。希望寒放出的阔阔是我们期盼的阔阔。

如果不是……那就搞个新的(躺平。

【瑜昉】《这特么是爱情啊!!》(一发完)

我终于艰难地爬上来了!!!这样的赛车手和领航员难道不值得拥有吗寒!!!

茶三查:

*赛车手x领航员,尹老师角色名还没出来,就当个真人的赛车au看看吧。


*OOC,是之前和 @木瓜呱呱呱 涛的那个沙雕脑洞。写出来就不那么沙雕了,好气。



----



《这特么是爱情啊!!》



1.



相比起足球篮球这样的运动项目,赛车的群众基础显然没有那么扎实。


可是也就在两个月前,微博上突然疯转了一个视频,把这项运动推到了大众的眼前——虽然视频里的二位当事人赛车手黄景瑜和领航员尹昉,...

发出想被寒听到的声音

受微博视频(领航员与赛车手的缠绵)启发的一些赛车手和领航员的沙雕。

非官宣,纯脑洞。

寒,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感谢 @茶三查 老师与我激情共舞。茶老师那里还有一个我们舞的沙雕脑洞没有写完,请大家督促她。


太多哈哈哈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统一回一下。写是不会写的!寒听到我的声音之前是不会写的!至于茶老师写不写,你们猜(此处有一个狗头

Oxalá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AU:一个和现实几乎相同的世界,唯一处不一样,尹昉长了一双翅膀。

飞人设定部分照搬自厄休拉·勒奎恩《变化的位面》中《飞人》一节。

本文存在:时间线颠倒/脑补/不定时沙雕掉落/私设


1W2!我棒棒哒!(说完哭了

补充:Oxalá是一个葡语词,起源于阿拉伯语وَشَاءَ اللّٰه‎,译作may God will it。也可以表达愿望,译作hopefully。中文可以翻译成天意/我愿。

“当你全心全意梦想着什么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协同起来,助你实现自己的心愿。”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黄景...

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Cat

沙雕AU:如果尹老师变成了一只猫

全文段子,全文沙雕,友情鸣谢与我聊梗并真的有猫的 @茶三查 老师

她真的有猫。讨厌她。


事情是这样的。

黄景瑜这段时间忙,像个陀螺全国转,好不容易空下来两天,最后一个工作又是在北京,他理所当然要赖在自己对象家不走。

尹昉也忙,这几天都早出晚归不能在家。但黄景瑜的心态就类似于狗,我见不着你闻闻味也是好的。

尹昉说行吧。

钥匙黄景瑜本来就有,收工就过去。尹昉不在。两个人也不是刚谈恋爱那会干柴烈火见个面都能把彼此间的空气搅成浆糊,多少年了都。

黄景瑜发微信:我要吃饺子。

尹昉:行,我先把馅拌好。

又嘱咐他帮着照看猫的那...

© 木瓜呱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