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呱呱呱

鬼故事 5

贺兰静霆X谭嘉木

本更纯车

想了一下这应该算可以打上各种狗血tag比如替身/互渣/假戏真做/etc.的灵异黑帮文……

前文:1+2 3 4

约摸算同设定但目前没啥关系的后文:难忘今宵 今宵别梦寒

警告:主要角色轻微黑化/私设


谭嘉木被放到床上。

他一语不发,开始解领口。

短袖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上面,牢牢贴着他的脖子。扣子解开一个,就露出来一片皮肤。谭嘉木的肤色不浅,但此时透着一种带死气的灰白。

贺兰静霆反而不动了。

谭嘉木看他:“怎么?”

谭嘉木:“不是要做爱?”

贺兰静霆笑出来,一边还摇头:“你这么主动,倒是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鬼故事 4

贺兰静霆X谭嘉木

想了一下这应该算可以打上各种狗血tag比如替身/互渣/假戏真做/etc.的灵异黑帮文……

前文:1+2 3

后文:5

约摸算同设定但目前没啥关系的后文:难忘今宵 今宵别梦寒

警告:主要角色轻微黑化/私设/【重口】


4

钟伯不再说话,恢复成之前那副样子,笑呵呵地看他,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谭嘉木试图从钟伯身上找出一点非人的痕迹,未果。

他想把眼镜摘下来——人往往是这样,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很难忍住不去探个究竟。

他忍住了。

贺兰静霆会知道。他不想惹麻烦。

何况贺兰静霆竟然插了一个狐族在新港做暗桩,还做了这么多年——新港地...

鬼故事 3

贺兰静霆X谭嘉木

前文:1+2

后文:4 5

约摸算同设定但目前没啥关系的后文:难忘今宵 今宵别梦寒

警告:主要角色轻微黑化/私设


3

飞机飞得平缓,谭嘉木还是撑不住,半途就开始昏沉。他的身体是真的不好。

贺兰静霆要来一床毯子,把他裹得紧紧的,又喂他喝水,十足深情做派。他们说好了,贺兰静霆要找一个人又不能让别的人知道自己在找这个人,他要扮成这个人。多余的他没有听。他睡着了。

贺兰静霆摸他的额头,发烫。

午夜时分飞机到港,停机坪上并排三辆黑色豪车,正中站个着抹胸裙涂大红唇的美人。

谭嘉木短暂地醒过来了一会,发现自己正被贺兰静霆抱着下舷梯,还他妈是公...

鬼故事 1+2

贺兰静霆X谭嘉木

后文:3 4 5

约摸算同设定但目前没啥关系的后文:难忘今宵 今宵别梦寒

是的,受到大家鼓励,同样热爱该设定的我激情创作。但是搞出来了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

警告:本文主要角色均有一定程度黑化,请谨慎阅读。


1

宽永扶着贺兰静霆在院子里逛完一圈,晒过太阳后暖暖的,总归好一些。

他长相好,也懂礼貌,碰到老人家过来搭话总要陪着聊几句,一圈走下来没几步路,倒也走了十来分钟。

修鹇没下去,一直在走廊里打电话。无非是在查谁动的手,其实查到又有什么用呢。

贺兰静霆累了。想要他死的人太多了。

推轮椅的年轻护士含羞带赧,弯腰对老人说贺...

今宵别梦寒

前文:难忘今宵

贺兰静霆X谭嘉木

顾海X悟空

就是想把我脑补的背景设定写一下,结果写完了自己都觉得很诡异……大家将就看。


顾海醒过来。

天光大亮,但看不清。涂黑的窗户合着。电视关了。怀里空了。

外间桌边的椅子搬进来一把,坐着个人。寸头,黑框眼镜,黑裤子里扎着深蓝短袖衬衫,扣子系到最上面那一颗。

有点眼熟,又不是很熟。

来人坐的位置很巧妙,半落在阴影里,只被照亮一个晦暗的轮廓。他旁边站着的人倒是很清晰,白净脸庞,垮裤子,露出个剃到发青的头皮捧着手机打游戏。

顾海想这个社团还有没有二十岁以上的人了?

那人动了动,往阴影了退了半寸,开口:“顾少,失礼。”

顾海最不喜欢别...

是的,我不仅催坑,还逼迫茶老师给我的点梗打广告。我就是这么勤劳。

茶三查:

我和 @木瓜呱呱呱 老师对赌的那天发生了什么呢?

木瓜老师:想炖肉。
我:我也想。
木瓜老师:那你炖吧。
我: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写。
木瓜老师:好。

然后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

ps.事后我另一个朋友跟我说“我玩了这么久的微信石头剪刀布,都没出现过两个人出一样的。”

再ps.木瓜老师正在开放点梗,各位父老乡亲小伙伴可以过去戳她了!
(我想点,她不让,她说我去点梗会激化我和她之间的矛盾,还威胁我要是去点梗的话她就催我的坑。就很气了。)

点梗

最近在想哇都快一百粉了。

今天真的一百粉啦!

常年混迹于个位数冷圈的我其实是有点受到惊吓的……谢谢大家的喜欢!的心和手!的留言!(ノ´▽`)ノ♪

开个点梗嘿嘿~

仅限于这个lft写过的cp/不保证长度/如果au或者脑洞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领域可能不会写/感到即将暴露我身为一个段子手本质

比心❤

难忘今宵

顾海X悟空,约等于pwp,带人设和部分剧情。

略重口,请阅读警告。


朋友们开车啦!

此事源于我和 @茶三查 闲来无事赌车,限制配置及字数,通过在微信猜拳和掷骰子最终决定我豪车她便车我上限4k她上限3k3。

结果这个大猪蹄子写了个开头带着她剩下的3k跑路了!!!

请向茶老师催缴她应该发的车。


警告:Non-Con/Underage/Graphic Depictions Of Violence

请在年满18岁后阅读。


顾海被绑架了。

他爸要再婚,他在学校闹事,他爸没揍他,反而把他打包扔来香港,名曰眼不见为净。

一定有猫腻。

顾海从机场出来,...

关于死亡这件小事

又名《如何在撒哈拉生存一天一夜》←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像写了一个荒野求生的文……

不看也没什么关系的前文:漫长的告白 漫长的告别

↑只要知道顾顺和李懂在处对象,顾顺去了委内瑞拉,李懂去上了主狙课程,就行了


顾顺听过一句话:大海会吞噬水手,而大地不会吞噬农夫。

顾顺觉得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没来过撒哈拉。


从委内瑞拉回来,他拿到三个月的探亲假,只休了一个月。电话从临沂号出发,来得辗转又迅速。

杨锐:“你是这次任务的最佳人选,但不是唯一人选。不用勉强。”

顾顺毫不犹豫:“我立刻归队。”

他爸他妈都是爽快人。他爸张罗着下厨,他妈拾掇东西,硬要他给战友带一兜子咸鸭蛋。

咸...

Departure

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挺短的三个片段。算Hurt/Comfort?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说三遍。


2015,湖南。

尹昉从车上下来,随手关了车门。咣的一声。他平时不这么没轻重。

在太阳下面晒了一天,哪样都要他露面,又要帮手,又要应对亲戚。按理晚上还得办席,亲戚朋友纷纷说算了,劝他回家歇一会。

这天太阳大,晒得他头晕眼花。殡仪馆的内装修是白色调的,被窜进来的阳光一烁,闪成一片。

火化时的烟也是白色的。

他看了两眼,被太阳刺得睁不开眼睛。

这会日头已经薄了。等他爬上楼,站在门口掏到钥匙,太阳已经落到远远的楼房后面,露出来一点边。

钥匙不是他在北京用惯的那种的形状,...

© 木瓜呱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