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呱呱呱

只闻其声,不见其瓜

鬼故事 4

贺兰静霆X谭嘉木

想了一下这应该算可以打上各种狗血tag比如替身/互渣/假戏真做/etc.的灵异黑帮文……

前文:1+2 3

后文:5 6 7 8 9 10 11

约摸算同设定但目前没啥关系的后文:难忘今宵 今宵别梦寒

警告:主要角色轻微黑化/私设/【重口】



4

钟伯不再说话,恢复成之前那副样子,笑呵呵地看他,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谭嘉木试图从钟伯身上找出一点非人的痕迹,未果。

他想把眼镜摘下来——人往往是这样,不知道还好,一旦知道了,很难忍住不去探个究竟。

他忍住了。

贺兰静霆会知道。他不想惹麻烦。

何况贺兰静霆竟然插了一个狐族在新港做暗桩,还做了这么多年——新港地浅盛不住金,坐馆二十年未换——不是像他说的,来查事情那么简单。

他们的交易从一开始就不公平。

但谭嘉木别无选择。

其实贺兰静霆也没有——他就算别无选择,底牌也比谭嘉木多些。

谭嘉木已经觉得这会是个很长很长的局。

当晚无事。第二天钟伯差人带话来说不用守了,顺便带来了报酬,交够数剩下都是他们的。一群人咋咋呼呼跑去找了个好多旅行攻略都推荐过的店吃火锅。

谭嘉木也不笑他们大热天跑出来吃火锅。他不能喝,阿屁他们就逮住荆浩猛灌酒。他知道他们是想把荆浩灌醉。从出事到现在也好多天了,荆浩睡得很少。

酒过七八九巡,荆浩被灌得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他酒品好,喝多了就是睡。

二饼幺鸡一左一右要把他架起来,阿屁拎着打包的熟菜来推轮椅,走到一半忽然抡起胳膊朝后甩。

塑料袋连着餐盒被棍子挥到地上,压扁成一滩,汁水四溅。

阿屁猫着腰冲过来,推上轮椅就跑。

二饼幺鸡驾着荆浩跟在后面。再后面是人抄着棍子在追。谭嘉木给颠得想吐,勉强抓紧轮椅,没办法回头估人数。

跑出去没有几步,街道两头各冒出几个人。

跑也没地方跑。阿屁慌不择路,朝着其中一头就撞过去,途中不忘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轮椅换到后面,自己倒退着用背迎棍子。谭嘉木转晕了,只有力气挥手让二饼幺鸡跑快点,冷不防被捅到了肚子。

捅得不重,换之前他能夺下棍子反手打十个。而他觉得一股说不上是冰还是烫的气直冲脑门,一时间眼前晕得发黑,心跳般的嗡鸣声几乎能震裂鼓膜,那股冲到脑门的气一个劲往上顶,似要挤破他的颅骨钻出去。

他难受得想叫,身体却软垂得毫无力气,一点声音发不出来。

头晕目眩之间嗡鸣中的杂音变小了,轮椅不再颠簸。那股将出未出的气在他颅中乱撞,令他昏沉又痛苦,眼前一黑,再无意识。


醒来又是在医院。他的意识还模糊,已经有人过来帮他把眼镜戴好。

他睁开眼,看到戴墨镜的贺兰静霆退回床边的一张躺椅,上面摊开一本书,好像是盲文的。

贺兰静霆脸色阴沉:“我真该把你关起来。”

谭嘉木知道那一棍子八成影响了自己的魂魄。

他说:“是我不对。”

贺兰静霆本来在喝一杯花瓣浆子。现在天气热,再怎么好的花瓣很快就变得不新鲜。谭嘉木醒来前他刚喝了两口,搁在旁边柜子上,再一闻已经不想喝了。

“算了。”他跌在躺椅上。谭嘉木魂魄未定,受外力干扰,险些离魂,他跟着担惊受怕,好不容易才将魂魄归位。

“狐族和人不同,仅有生觉二道魂。”贺兰静霆说,“我不能和你分享命魂,只能尽量把你自己的命魂补齐。一旦离魂我也救不回来。你要更小心。”

谭嘉木乖乖点头。

他这么配合,贺兰静霆反而难以发脾气。

谭嘉木又要张口,明明连睁着眼睛听他说话都费力。

“他们没事。”贺兰静霆气鼓鼓,“宽永及时赶到。他正好要去接你复查。”

至于宽永为什么不去住处而能找到火锅店,谭嘉木没问,贺兰静霆也没说。

谭嘉木说:“能不能让他们回去?”

又说:“或者去别的地方。”

贺兰静霆:“害怕?”

“嗯。”谭嘉木答道,“校霸是一回事,混黑社会是另一回事。”

他讲话有点鼻音,没有力气,声音软绵绵的,又字正腔圆。

“晚了。”贺兰静霆说,“我看他们已经猜到了。”

谭嘉木闭上眼睛。一旦荆浩知道害荆菁的人在香港就不会走,荆浩不走,二饼幺鸡阿屁也不会走。

他相信贺兰静霆如果不想他们猜到他们一定不会猜到。

谭嘉木闭着眼睛说:“你想要我们做什么?”

贺兰静霆:“先跟着钟叔做事吧。”

贺兰静霆:“我要把香港一寸一寸翻过来。”

谭嘉木闭着眼,看不到贺兰静霆的脸。很少有人见过他的这一副脸孔,慧颜没有。千花没有。甚至连赵松和青木都没有。

除了在南方尽右祭司的责任外他从不理狐族别的事。几百年间内斗不断,势力倾轧,如枝蔓丛生,虬根遍地,他不是看不见。

他只是不在乎。

他只在乎慧颜,要把眼睛还给她,或许把命一起还给她。

他以为他的姿态做得够明显,忘了以前也好,现在也好,他想要的是什么,对狐族来说从来都不重要。

青木可以逼他用心爱人的性命换一半眼睛,别的狐族为什么不能要他死?

那么,他想,干脆全部斩断吧,枝叶也好,根也好,一点点剥开,拔净,叫再也不能绊住他的脚。他要去找慧颜。

心底升起火烧似的灼痛,焚着他的心肺,又叫他兴奋。他想那是恨。

谭嘉木像睡着了。

贺兰静霆自顾自道:“狐族有狐族的规矩,人类的事我不方便插手。”

所以借他们当手,或者,一只手套。

谭嘉木听得很明白。

谭嘉木:“是钟伯手底下的人做的。”

贺兰静霆挑眉:“是吗?”

谭嘉木:“你叫人去查了吧?马上就知道了。”

不多久修鹇推门进来,手上还握着手机,说:“是钟叔手下一个姓安的。”

贺兰静霆咳嗽一声。

谭嘉木兀自闭眼假寐。

修鹇又说:“这人早就搭上了西边码头,一直在帮那边揽钱,还和那边包养的一个女大学生搞到一起去了。”

修鹇:“钟叔问怎么处理。”

贺兰静霆微笑:“算平局吧。”

谭嘉木睁开一只眼睛,懒懒瞥他一眼:“好。”

修鹇:“什么?”

贺兰静霆:“叫钟叔不要动。这次我要立个榜样出来,让他们不敢随便动我的人。”

他可以把“我的人”三个字说得很缱绻,主要是为了做戏做全套,也有逗谭嘉木的意思,没想到谭嘉木根本不理他,半阖的眼皮上一颗痣颤啊颤。

谭嘉木的眼睛挺好看的。

谭嘉木:“你想把事情弄大?”

他指指修鹇手中的手机。

修鹇恍然大悟,贺兰静霆莫名其妙。

修鹇转身走了,都没问贺兰静霆有什么意见。

贺兰静霆很不服气,转身看到谭嘉木又闭上眼睛,像是要睡过去,更气——他不喜欢谭嘉木这副病恹恹的样子,反而拿话堵他的时候更好。

他扣住谭嘉木的肩膀,低头吻了上去。


贺兰静霆一直在看书。谭嘉木被度了生息,一觉从中午睡到第二天凌晨。

他身体好多了,能自己从床上坐起来,看到贺兰静霆还拿着本书靠在躺椅上,就是书换成了明眼文的。

贺兰静霆:“修鹇处理好了,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是真的在问他,没有不容拒绝的意思。

谭嘉木:“好。”

贺兰静霆起身,弯腰将他从床上抱起来。

谭嘉木从小到大没有这样被人抱来抱去过,昏着就罢了,此时难免觉得尴尬,贺兰静霆却很自在。不过也许他花瓣吃得多,身上有股淡香,怀抱也很温暖舒适。要是换成他在找的那个人,应该正合适。

谭嘉木:“……我能坐轮椅吗?”

贺兰静霆没说什么,将他放回床上,推来轮椅,又把他抱上去。

然后手一挥,眼前景色倏变,变成一整面有海景的落地窗,

贺兰静霆:“问到了?”

修鹇:“问到了。就是个小角色,负责在当地找人。”

谭嘉木从轮椅上转过头。

——一具白森森的骨架斜靠墙坐着,一支腿骨曲起,另一只抵着墙对着的床尾,头骨歪在肩膀上,正好映到窗外维多利亚湾的霓虹,百万夜景在一丝血肉不余的骸骨上流光溢彩,最后陷进两个眼框里,像灌出来两汪荧光色的泉。

他本来应该恶心,应该吐,至少应该大惊失色。但谭嘉木很平静。或许因为骨架太干净,像买回来的医学用品,缺乏真实感。又或者因为他没有剩下那么多人性。

他不管大角色小角色。他要这些人通通给荆菁陪葬。如果做不到,这条借来的命他都不敢丢。他不敢死。

贺兰静霆不懂人命珍贵,自己懂却不当回事,正好是一对。

他凝视那具骨架,想着那曾是一条人命,也许有人爱,也许有人等,却没有任何实感。

宽永:“我觉得还有味道。”

修鹇:“不可能!我吃人特别干净,你是不是幻闻。”

宽永:“你哪次吃人不是血次呼啦的。”

修鹇:“你看见血次呼啦了吗?”

宽永:“有味。你肯定没吃干净。”

修鹇:“那是他自己的味!这个人手上人命也真是不少。”

谭嘉木也闻到了血味,循着一丝淡淡腥气看过去,看到床底似有一个凹槽。

他咳嗽了一声,指指那里。

修鹇和宽永像两个探照灯探过去猛看,终于修鹇动动手指,从床底飞出一滴红,沾在他指尖上。

宽永:“我说得没错吧。”

修鹇:“行行行就你有道理。”

说着舔了下手指,把那滴血卷进嘴里。

宽永:“有血就会引来苍蝇,有苍蝇就会繁衍,有繁衍的苍蝇就……”

修鹇:“停,我错了,求你了,别念。”

谭嘉木觉得这场景荒谬得他想发笑。

宽永还在和修鹇一项项确定细节,监控,幻术,时间。

贺兰静霆:“谢谢。”

谭嘉木出的点子,被修鹇拿去一加工,想要多轰动就可以有轰动。

宽永正半夸半嘲讽修鹇有在八卦报刊任职的潜质。

明天,女大学生回到酒店,会看见彻夜陪自己游玩的情人化成一具骨架——她不知道自己早就中了狐族的幻术。被惊叫声吸引来的住客会拍下照片,又或者是匿名的某个工作人员,将之发送到社交网络,瞬间传遍全港,甚至全国,甚至重洋之外,世界的角落。

人类有这一面,好奇又残忍。贺兰静霆有时候就喜欢他们这副模样。

谭嘉木却没有什么得意的样子,说:“我们走吧。”

贺兰静霆的手又一挥,房间消失不见,换成另一处,不是病房。

空间宽敞,在香港尤甚。间或摆着几件家具,中间散布绿植,布帘纱帐,点着袅袅的熏香。

贺兰静霆:“这是我住的地方。”

谭嘉木:“来这里做什么?”

贺兰静霆弯腰将他抱起,说:“谢谢你,报恩啊。”



-待续-



下更开车!


我放弃了……lft还在吞评论……感觉要被lft逼成一个只发文不聊天的高冷作者(疯狂抖腿jpg

评论(21)
热度(42)

© 木瓜呱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