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呱呱呱

只闻其声,不见其瓜

三之三

三个独立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短。

这个真的很短。


尹昉很少熬夜,纯粹是因为不习惯。筹备工作很繁忙,他不好意思让别的工作人员忙活而自己走,留下来帮忙,结果快天亮了才出来。

他困得都快要命了,上眼皮磕下眼皮,走路拖拖拉拉的。同行的人已经走到了前面,还打算买个煎饼果子,叫他:尹昉!

他抬头,正好和一个人擦肩而过,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刚下过雨,大都市不会被清洗,反而变得更杂乱。许多重味道混合在一起。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是炭的味道。

是个挺高大的人,在这个时间带着一身炭的味道。怕是吃烧烤喝酒到现在才嗨完的人吧?年轻真有活力。

他胡思乱想,困倦到了一定程度,脑子反而转得飞快,就是不...

三之二

三个独立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短。


雨在七点一刻的时候落下来,轻轻敲着灰瓦。夏日的傍晚日光迟迟不肯离开,他站在园子的一角,人群的最外面。戏台搭在水边的凉亭里,说是六点半开始的剧目,拖到不久前才堪堪上演。各色穿戏服的人走马登场。来这里的一大半是来凑热闹,大概看不懂。反正他看不懂。

不过他看懂了刚刚这场戏死了个人,现在场景转到了地府。可惜天还亮,背景音乐里鬼哭狼嚎得再怎么吓人,围观的人还是忍不住哄笑。

有个人凑过来:小哥哥,是卖戏剧节的周边吗?

官方搭的售卖处就在五步之外,他知道别人不是冲周边来的,挂上一个角度精确的笑,露出来虎牙,说:对,你要什么?我给你介绍一下?

他是舌灿莲花,从...

三之一

三个独立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短。

可能不是很好读……


AO3

石墨


-待续-

抱歉占tag了。如果不妥稍后会删除。


之前发过一次,今天再发一次。

有些事我不说不评价不代表我不知道,在lofter发文除了打tag没有什么别的筛选机制,我也确实没有资格选择给哪些人看或者不给哪些人看。不过,我写文是出于对两位的喜欢,也一直以为看文的人不论所为为何,至少是对两位抱以尊重和信任的。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别的做不了,但是请记住至少在我的文里每一处字里行间都在对你写一个字:

滚。 

以上。


又及:对且只对个人,不对群体,请勿对号入座或借题发挥。

City of Stars

模特(?)瑜X枪贩子昉

是个有、、奇怪的故事

内含半拉车轮子,走个外链


AO3

石墨


-完-


这个脑洞是我和一位不在本圈的基友一起讨论出来的,在这里遥祝她搞得开心,搞得快乐

万万没想到

看了马也放的沈腾老师庆生视频。红衣东真suai!另外本煜老师终于出镜了!

就来舞一下。

沙雕。虽然以前也很沙雕,这个真的沙雕。


是这样的。

林臻东真没有把丢掉连冠的事看得太严重。这和他家里有矿没关系——一来矿是他爸的,不是他的;二来矿多了人很容易麻木。999座矿和9999座矿之间有太大区别吗?

一定比不过999朵玫瑰和9999朵玫瑰之间的区别。

林臻东看着铺在车队驻地门口的巨大花盘,摆成爱心形,左右两边各杵了一个据说是石膏但他估计是泡沫塑料芯外面上色的光屁股丘比特,不知道在哪的音响放着背景音乐,是《欢乐颂》。浑厚歌声里,花瓣被冷风吹得直抖。

花盘比林臻东自己租的那个小公寓...

Break Point 8.1

寒不给我人设我只好xjb舞第四弹。

Alpha! 林臻东XOmega! 洪阔,年下六岁,炮友转正,狗血!不沙雕(大概吧)!

是个流水账。一句话概括:林臻东膨胀了。


吻了很久,林臻东把一星半点气味和唾液全吃进嘴里,吻到洪阔脸通红,鼻子快要吸不到气。大概已经被拍了百来张了吧,他爸应该快知道了。

他松开,洪阔落回到座位上,又大又圆的眼睛水水亮亮,耸起来的颧骨上飞着红。

林臻东意犹未尽。

他伸过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抓住洪阔戴着戒指的手,说:走。

洪阔大约是晕头了,被他牵着从卡座上站起来,往咖啡店外走。沿路闪光灯闪烁。他和洪阔都开自己的车,他把洪阔往洪阔的车里推,...

Break Point 8(完)

寒不给我人设我只好xjb舞第四弹。

Alpha! 林臻东XOmega! 洪阔,年下六岁,炮友转正,狗血!不沙雕(大概吧)!


他想了很多。

临到这关头,他才发现自己平日交的尽是些狐朋狗友,大家嘻嘻哈哈惯了,想说句交心的话反而说不出口。他在朋友圈里翻到前炮友被律师亲脸颊的照片,想亲个脸颊也值得发出来,无处可去于是去了车队,看见了徒弟。

他有点恶意:怎么不陪女朋友,分手了?

徒弟老气横秋叹口气:师傅,你能不能盼着我点好?

徒弟:我晚上要和她出去吃饭,白天不就来辛苦搬砖了。

洪阔想说秀恩爱,转头看见宣传栏里还贴着林臻东当年与他拥吻的头版新闻,竟然说不出来。...

Break Point 7

寒不给我人设我只好xjb舞第四弹。

Alpha! 林臻东XOmega! 洪阔,年下六岁,炮友转正,狗血!不沙雕(大概吧)!

快完了。


他们两个一起走回酒店,谁也没说话。鞋子湿透,裤子湿了一半的样子很滑稽,酒店的人素质高,没有露出异样表情,微笑着问他们需不需要洗衣服务。

第二天就回国,于是洪阔做代表拒绝了。车队有足够的预算,两个人住的是单间。洪阔心想反正干不了,他也不是买不起,干脆扔了吧。

他将鞋子脱下来塞进垃圾桶,又脱裤子,膝盖往下被水浸成深色,沾着沙子。

他拈那沙子,放在手指尖搓,看它们一点点从他手上落进垃圾桶里。

回国后几天便是中秋节,是法定假日,...

Break Point 6

寒不给我人设我只好xjb舞第四弹。

Alpha! 林臻东XOmega! 洪阔,年下六岁,炮友转正,狗血!不沙雕(大概吧)!

不过大概没有那么狗血啦……


AO3

石墨


-待续-


上一章有些地方不满意所以替换了一下,不影响阅读后文。

另外上一章的时候就400粉了……真的很谢谢大家,也谢谢两位。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可舞的就……放一放以前的吧。

点梗←然而还一个都没有写

聊天

笔芯~


P.S. 后面没车了(捂肝&肾

© 木瓜呱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