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瓜呱呱呱

关于死亡这件小事

又名《如何在撒哈拉生存一天一夜》←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像写了一个荒野求生的文……

不看也没什么关系的前文:漫长的告白 漫长的告别

↑只要知道顾顺和李懂在处对象,顾顺去了委内瑞拉,李懂去上了主狙课程,就行了


顾顺听过一句话:大海会吞噬水手,而大地不会吞噬农夫。

顾顺觉得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没来过撒哈拉。


从委内瑞拉回来,他拿到三个月的探亲假,只休了一个月。电话从临沂号出发,来得辗转又迅速。

杨锐:“你是这次任务的最佳人选,但不是唯一人选。不用勉强。”

顾顺毫不犹豫:“我立刻归队。”

他爸他妈都是爽快人。他爸张罗着下厨,他妈拾掇东西,硬要他给战友带一兜子咸鸭蛋。

咸...

漫长的告别

又名《倒连环霉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甜的。不怕。

不看也没什么关系的前文:漫长的告白

↑只要知道顾顺和李懂正在处对象就可以了。


蛟龙一队最近诸事不顺。

顾顺照例去做身体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人被扣在了医疗区,几个大夫围着转了一下午,看看片子又看看他,最后给出结论:新伤愈合不如预期,或许波及旧伤,一定概率压迫到神经,有影响脊柱的可能性。状况不明,有待观察。

顾顺没当回事,该吃吃该睡睡该训练训练该拽得二五八万拽得二五八万。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他个高,他顶着。

他不紧张。李懂紧张得要了命。脊柱两个字是他的一块心病。如今顾顺的伤还没怎么样,他的病已经要犯了,成天小尾巴一样吊在顾...

漫长的告白

又名《小学生是如何谈恋爱的》

大概就是一些没什么起伏的沙雕日常……


李懂知道,蛟一的人老觉得他年纪小,尤其罗星,带他像带半个弟弟。其实李懂(以前)不是最小的。

后来顾顺来了,观察员终于觉得自己和狙击手是同龄人了,就,不同层面上吧。

李懂长相显小,脑子里过得东西不少,嘴却不快,说多了就觉得舌头要打结,干脆少说,尽量站在一边笑,更加显得他稚嫩腼腆。顾顺,幼稚。

比如有事没事在李懂面前自称“哥”。

比如下训会拿出特别采购的口香糖嚼嚼嚼吹泡泡。

比如借着把资源留给民众的借口从医疗区逃回来,又不好好休息,歪歪斜斜靠在桌边坐着,嚼着口香糖,没上绷带的那只手挨在桌上打拍子。

李懂站起...

© 木瓜呱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